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收藏拍卖 >正文
古代锦绣(二)
发布时间:2020-01-30


前  言

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”在体察民情、歌咏劳动的田园诗中,桑麻,已经成为经典的话题。植桑养蚕、绩麻织布……




中国古代的种种织造活动之于生活,既是温饱所必需,又是美感之源泉。而布帛,作为技术与灵感结合的产物,更是一个时代衣冠仪礼、时尚潮流的文化载体。因此,相较于其他工艺美术门类,织绣能更直接、更及时地反映历朝历代的工艺水平、经济状况和审美取向。

如今的我们,不妨循着那抹历久仍新的丝光锦色,去追溯凝聚在经纬交错间的民族文脉。


第三单元    大国气象

“瑞草唯承天上露,绣衣却照禁中花”。有唐一代,开创了昌明发达,国力强大的盛世局面。盛唐之时,万国来朝,商旅不绝于途,东西文化交流空前。

在此期间,织绣与其他工艺美术门类一道发生了装饰题材的变革,从先秦两汉神秘的云中龙兽,转向花开富贵的人间之趣,呈现出雍容华贵之气,并开创了影响直至明清的花草装饰之风。而这走向盛唐之路,从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大融合之始便铺就起来。



北朝  骑士对兽纹锦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


唐代  黄地对飞马饮水纹锦

海西州民族博物馆



褐地对鸟对羊灯树纹锦

北朝晚期至唐初

海西州民族博物馆

与这件平纹经锦同样题材的织锦在吐鲁番出土多例,颈部系有波斯绶带的山羊形象与中国图案中的绵羊形象有明显不同。羊上方是树形灯,灯之间有两对鸟。这类纹样是中亚地区流行的装饰元素。


其它纹锦欣赏



















(未完待续)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103304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