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跨界丝绸 >正文
明代丝绸染色之变
发布时间:2019-07-30


随着明代丝织生产的进步,染色技术不断提高。与官府染造作坊相比,民间染色行业蓬勃兴起,不但支持民用,还可承揽官办丝料的染制。同时,民间服佩丝绸的色彩较之以往更为丰富,乃至有僭越服用之举。

由于丝绸产地主要在江浙,染色也带有浅淡雅致的江南之风,这种风尚传至宫廷,影响了上层的服佩爱好。




蚕丝具有悦目的光泽,染色、呈色性能也远远优于棉麻纤维,织成匹料之后,其色彩之美观、花样之精巧都非棉麻织物可比,因此丝绸纹彩总比其他织物丰富。

远观之下,颜色比图案更为鲜明易辨,等级一目了然,因此历代律典的冠服条文中,色彩都在花样之前。

明代的官服样制几经更易,洪武元年,官服“皆赤色”,仅以花样区分品级,洪武二十六年最终定为一品至四品服绯袍,五品至七品青袍,八品、九品绿袍。

丝绸的色彩蕴含着“辨上下,定民志”的意义,大红、鸦青、玄、黄、紫等鲜明颜色民间不允许使用,庶民妇女袍衫只许用紫、绿、桃红及诸浅淡颜色,故而丝绸染色的作用不仅在于装饰,更重要的是区别身份,维护等级制度。




明代丝绸染色主要使用植物性染料,常用的有靛青、红花、苏木、乌梅、槐花、栀子、五倍子等。

植物性染料的优点是原料可再生,成本低,加工较简单,缺点是色彩覆盖力差,着色不牢固,日久易褪色。很多高档丝绸为先染线后织造,如果着色不牢固,势必影响提花图案的精美,因此媒染剂必不可少。

媒染剂可以使染料中的色素沉淀,固结于织物纤维之中,实现水浸日晒也不易褪色的效果。明代染丝多用明矾作为媒染剂,民间也有使用绿矾、皂矾、碱剂等实现固色效果的。




官府岁造缎匹的色彩较为固定,主要是红、青、绿三类,具体颜色依匹料品种不同而稍有差异。《(万历)大明会典》规定了丹矾红、深青、黑绿三种最常用颜色的染造配方,以统一各处织染局所造缎匹色相。

内织染局主要织造高档袍料,花纹繁复,先染丝线再织成料,染匠的主要任务是染线。整匹染造的品种主要是绢,由外织染局承担。

从官府变染绢匹的品种和数量来看,内府供用的生熟绢数量仅占1/5,颜色却有八种,赏赐用绢匹仅有熟绢,颜色仅大红、蓝青两种。

由于绢匹数量巨大,官局难以支承,渐渐转交民匠代为变染。嘉靖末,除赏赐外夷所用的衣服、绢布仍由官局染造外,内府、广盈库等所需绢匹都由顺天府所辖宛平、大兴二县民匠变染。

这说明,真正由外织染局作坊染制的颜色十分有限,就某些品种来说,民间作坊染造技术超过了官局。



仇英《清明上河图》


明代中期之后,随着丝绸染色技术的提高,丝绸色彩显著增多。仇英所作的《清明上河图》虽然在构图上模仿了张择端的同名长卷,表现的却是明代嘉靖年间苏州城的繁华景象。

仇英祖籍江苏太仓,后移居苏州,对江南风物十分熟悉,描绘市井百态细致精微,图中即有一染坊,几匹染过的织物悬挂在架上,颜色似淡青、豆绿、浅紫、天蓝等几种。

明末文人秦兰征曾在天启宫词中写到一种名为“海天霞”的罗,为内织染局所染,供春季裁衣之用,名为“海天霞”,颜色似白而微红,宫人用于裁作里衣。

似白而微红的颜色在明代也称为粉红、淡红或浅红,略似唐代的退红。“海天霞”之名暗示了这种淡红色罗常与青绿色衣搭配,先祖忌辰之时,宫中内臣应服青绿,淡红里衣加罩一层青绿纱罗,内外掩映,仿若“瑟瑟波纹衬海霞”。




明代的罗为春秋所服,较轻薄,略透明,当两层织物相互叠加时会形成如同“水之波、木之理”的效果。

比罗更为轻薄的纱是夏衣用料,内外叠穿时也能显出暗纹,并且这种自然纹理会随着人的动作变化,清初蒋之翘用“时兴纨素雯华动,仿佛行云出峡中”来形容天启年间宫眷穿白色“怀素纱”,行走之间暗纹簌簌而动,有如行云流水。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021053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