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丝想家 >正文
木机声声九张机(一)
发布时间:2019-08-05


九张机,宋词大曲,收录于《乐府雅词》中有两词,为无名氏作品:一为整曲十一首,为前后有口号;一为整曲九首,前后无口号。风格上,既有民歌的特色,又有文人加工的印记。

这一组共十一首。

这组词的主要写的是:一个织锦女子到郊外去采桑,在明媚的春光里爱上一个少年。正当初恋时,少年出了远门。她忙着织锦,却怎么也忘不了心中的爱人。尽管爱人毫无音信,她始终向往着,追求着美好的生活。


《九张机》

宋代 无名氏

序:醉留客者,乐府之旧名;九张机者,才子之新调。凭戛玉之清歌,写掷梭之春怨。章章寄恨,句句言情。恭对华筵,敢陈口号。一掷梭心一缕丝,连连织就九张机。从来巧思知多少,苦恨春风久不归。


一张机

织梭光景去如飞,兰房夜永愁无寐。

呕呕轧轧,织成春恨,留着待郎归。

第一首,“一张机”,从思妇夜织入题,“织梭光景去如飞”,感叹年华流逝。“兰房夜永”是孤眠人所在及其感觉。此句点明时间、地点,又见相思的情状。

“呕呕轧轧”以下,用织锦表达离别愁恨与渴望团圆的感情。这是几千年中国封建社会劳动妇女典型形象的心理写照,情调凄惋动人。有民歌韵味,造句用词却很雅致,如“兰房夜永”、“春恨”等明显是经过文人加工的。


两张机

月明人静漏声稀,千丝万缕相萦系。

织成一段,回文锦字,将去寄呈伊。

第二首,承接上首,“月明人静漏声稀”,写深夜织锦。“千丝万缕相萦系”有双关意,丝寓情思,缠绵柔和。后三句用晋人窦滔被放流沙,其妻苏氏织锦为回文以寄相思的典故,宛转回环,读之倍觉凄伤。



三张机

中心有朵耍花儿,娇红嫩绿春明媚。

君须早折,一枝浓艳,莫待过芳菲。

第三首,“三张机”承上首“锦字回文”伸发。“中心有朵耍花儿,娇红嫩绿春明媚”象征织女的美妙青春和热烈爱情。后三句,表达对爱情渴望,反衬虚度青春的忧惧心理。

杜秋娘《金缕衣》诗: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可与之参读。阵廷焯认为“三张机,吴蚕已老燕雏飞”一首“刺在言外。”可供参考。



四张机

鸳鸯织就欲双飞,可怜未老头先白。

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

第四首,用“鸳鸯织就欲双飞”象征相亲相爱永结合欢的美好愿望。“可怜”一句转折,痛惜时光流逝,在忧思煎熬中红颜渐老,白发先生。

用杜牧《齐安郡后池绝句》句:“尽日无人看微雨,鸳鸯相对浴红衣”,借成双成对的鸳鸯之对浴,反衬思妇的孤栖寂寞。词彩华美,风调俊逸。



五张机

芳心密与巧心期,合欢树上枝连理。

双头花下,两同心处,一对化生儿。


六张机

雕花铺锦半离披,兰房别有留春计。

炉添小篆,日长一线,相对绣工迟。


七张机

春蚕吐尽一生丝,莫教容易裁罗绮。

无端翦破,仙鸾彩凤,分作两般衣。

跳过“五张机”、“六张机”,为“七张机”,写失望后的悲伤,“春蚕吐尽一生丝”,借“丝”、“思”二字谐音,用春蚕吐丝比喻心中柔软绵长的情思,并用春蚕吐尽一生丝象征至死不渝之坚贞。

“莫教”以下,亦用象征手法,希望裁制衣物时小心裁剪,不要把锦纹上之鸾凤分开,意味着不要破坏辛苦编织的美好爱情。发出呼唤,渴望挽回失去的爱情,语近凄厉。



八张机

纤纤玉手住无时,蜀江濯尽春波媚。

香遗囊麝,花房绣被,归去意迟迟。


九张机

一心长在百花枝,百花共作红堆被。

都将春色,藏头裹面,不怕睡多时。


轻丝

象床玉手出新奇。千花万草光凝碧。

裁缝衣著,春天歌舞,飞蝶语黄鹂。


春衣

素丝染就已堪悲。尘世昏污无颜色。

应同秋扇,从兹永弃,无复奉君时。

“春衣”是十一首中之最后一首,前有“八张机”、“九张机”,并有“轻丝”一首。

“素丝染就已堪悲”言素丝染后,失去了原来的洁白,所以兴悲,用《淮南子•说林训》典故:“墨子见练丝而泣之,为其可以黄,可以黑。”

“素丝染就”借织锦成衣,完成“九张机”所表的织锦全过程。兴悲引起下文。“尘昏汗污无颜色”,言春衣被人糟踏,被尘土粉汗沾污,失去原来光彩。




白居易《缭绫》诗亦云:“汗沾粉污不再着,曳土踏泥无惜心”,这里比喻织女的纯洁心灵和美丽容颜,因被摧残而憔悴衰老。

“应同秋扇”以下,用秋扇之见弃,痛惜自己的命运之悲哀。班婕妤《怨歌行》云:“新裂齐纨素,皎洁如霜雪。裁成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

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常恐秋节至,凉飙夺炎热。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”绝望的悲哀,见弃的怨恨,蕴藉在同秋扇命运与共的比喻中。

(未完待续)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021053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