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丝想家 >正文
摇曳生姿中国美
发布时间:2019-12-17


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

轻罗小扇扑流萤。

天阶夜色凉如水,

坐看牵牛织女星。”

唐代诗人杜牧的《秋夕》中,描绘了七夕凉秋之夜,一女子拿着扇子轻扑萤火虫的场景;后世文人谈及此诗,多侧重于对文中女主于七夕心境的阐发;直观上,我们更能看到以“秋夜、烛光、画屏”等元素构建的的中式古典场景中,女性手持轻罗团扇所摇曳出的独属中国的柔媚之美。




团扇看似美人小物,实则美人真身。团扇又称纨扇、宫扇,以形似满月而著称,象征着团圆;因其所塑造之意象唯美曼妙,自诞生之日起便常入诗、画,与才情美人更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,那份东方女性欲语还休的独特韵味,尽藏于这古朴俊逸的团扇之后。




众多描写团扇的佳篇里,《团扇诗》中“新裂齐纨素,鲜洁如霜雪。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”的诗句,完美呈现出“似明月”的团扇得以成型的全过程,而这柄扇亦极尽优材,其源自于织机上裁下的一块如霜雪般晶莹皎洁的齐国丝绢制成,何其美哉!




梁武帝萧衍曾作诗:“手中白团扇,净如秋团月。清风任动生,娇香承意发。”则将“美人”与“美扇”予以无缝衔接,描绘了美丽的少女轻摇团扇,清风随着她柔和的动作徐徐而来,少女身上的香气更随风传送,让人心神翩翩。此诗句,以团扇为依托,勾勒出脂粉气息浓郁、艳丽娇媚的女性美。

说到团扇,不得不提到班婕妤,其生活在西汉末期,为西汉成帝之妻。初入宫门时与成帝举案齐眉、相濡以沫;后因失宠而备受冷落,无奈之下退居长信宫;那段凄清的日子里,见团扇生情,遂写下《怨歌行》:开篇诉说团扇之美,并因此成为男主的怀袖雅物,逐步到后来“秋节至”被放置箱中而顾影自怜;诉说团扇的故事,更诉说着自己的人生。






“团扇,团扇,美人病来遮面”这是唐代雅士对团扇用途的普遍认可,即用以遮蔽美人病弱之娇容,简单几个字,却极富画面感,这不禁让人想到了曹雪芹笔下人物林黛玉;从盛夏到立秋,似流水的日子里,在她清丽的行事举止间,感受着她并感受着团扇的万千风情;纤纤玉手举扇凭栏静思,石缝中的幽兰,月下潭中一抹疏影横斜,她深藏于扇中的情愫,那份“团扇不摇风自举”的意境皆悉数被领悟。




时过境迁,高墙院内的美人不再,团扇亦不再为女子生活必须,但它自身的典雅之美及千百年来所沉淀的人文情致,让其至今依旧位列最具中国韵味的配饰之冠。时下众多时尚大V亦将目光转向这尚未失落的中国美,古典与时尚的跨时空相约,碰撞出和谐有趣的火花。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1033047号